海南严查房地产 !开发商失去了海南!
2020/10/25 10:04:23 来源: 地产简讯 作者: 云联旅居



1019日,海南举行了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报告整改方案发布会,会上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落实和干部问责情况作了披露,共对17个责任单位,135名责任人员严肃问责,其中厅级干部30人,处级干部56人,科级干部49人。


在新闻发布会上,有关负责人还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落实情况、干部问责,以及如何加快补齐环境基础设施短板等热点、焦点问题逐一进行了回应。


记者:请介绍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落实情况。


答:截至目前,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应销号整改任务240项,已完成销号221项,按时完成率92.1%。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2358件群众举报件已办结2355件,办结率99.87%。对移交我省的9宗生态环境损害线索启动调查问责,共对17个责任单位,135名责任人员严肃问责。其中厅级干部30人,处级干部56人,科级干部49人;党纪政务处分118人次,诫勉处理37人。


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3877件群众举报件,目前办结3829件,办结率98.76%。针对第二轮督察反馈的问题,我省制定了144条具体措施,46条专项督察整改措施。


记者:督察组反馈意见指出,“部门推市县、市县看部门的情况在海南省普遍存在,导致许多督查整改工作相互掣肘、难以有效开展。针对这个问题,海南在理顺体制机制方面如何形成合力、各司其职?第二个就是前天有一条新闻在朋友圈刷屏,就是海南要全面拆除葫芦岛,葫芦岛建设的成本很高,拆除的成本应该更高,达到2.2亿元。这个2.2亿元的拆除资金是财政支出还是别的途径?


答:目前我们从以下3点来解决这个问题。第一是针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反馈的重点问题,8月份由省委、省人大、省政府、省政协主要领导和所有省委常委、副省长共19名省领导,力度空前地对全省生态环境突出问题开展集中督查,对重点问题由省领导包点盯办,推动解决。同时建立市县向联系省领导汇报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长效机制,不断强化党政同责、一岗双责。第二是建立我们的督察整改联席推进工作机制。加强省里和市县的沟通协调,对围填海、垃圾处理等行业性、系统性难题进行集中攻坚,形成工作合力,努力解决老大难问题。第三是我们加入了省纪委监委的监督震慑力量,对在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中存在问题的要严肃问责,保持高压态势,让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利剑高悬。


第二个问题,海口市委、市政府是葫芦岛问题治理的主体,他们正在进行有关方案的准备,包括前几天公示的拆除方案,有关具体的数字包括资金,我建议可以看海口市有效的法律文书。


在1019日海南举行的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报告整改方案发布会上,公布的一份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,长达4万余字,同时披露的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干部问责情况,更是触目惊心,而且,这样的雷霆之势,也落到了开发商的头上,下面是一份长长的名单:


葫芦岛全面拆除;

万宁日月湾的“月岛”填海项目拆除;

三亚凤凰岛二岛项目部分拆除;

南海明珠人工岛项目控规调整;

海花岛39栋住宅建筑全面停工。


在海南,很多事情,超越了我们以往的认知。


20115月,中汇宏基集团董事长韩锡定做客人民网,讲起了中汇计划投资110亿元,在海口投资的葫芦岛项目。


他说要在岛上建设七星酒店、高级商场、免税中心、国际会议中心、国际游艇码头,预计2015年交付使用。其中,七星级酒店建成后将成为海口市乃至整个东南亚的地标性建筑。


不到两年,该项目就因资金问题停工,至今已经十余年。


韩锡定代表的,是一波来海南掘金地产的实体企业商人。他来自浙江宁波,他卖过水产品,投资过油库,他的海南中汇宏基是在2009年成立,那是海南房价再次起飞的时候。


全面拆除,意味着号称110亿的投资项目,就这样没了。在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,拆除葫芦岛的成本是2.2亿元,这笔资金是财政支出还是别的途径?


他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应。但政府这么大的魄力,是在告诉我们,这一次,海南是追溯历史,新官在理旧账。


20189月,在北京举行的海南省引进外资项目洽谈会上,孙宏斌见到了海南省领导。当时的报道说,他们进行了面对面、一对一洽谈。


40分钟的洽谈时间里,孙宏斌介绍了融创在海南发展的计划,要点是在海南发展文旅产业,并声称要把融创文旅集团的总部设在海南。


孙宏斌很有诚意,但实际上,融创在海南的日月岛在2017年底就彻底停摆了。很多交了房款的业主开始到处维权,他们告诉子姨,日岛三期封顶之后,原规划的四期、五期的住宅产品未被相关部门批建。


可很多房产代理机构仍然把日月岛的房产标注为70年产权”。融创说:报批方案就是商业,未宣称是住宅。


去年8月,万宁市对日岛项目规划做了调整,日岛未建用地将主要开发星级酒店项目、主题水乐园、特色商业街及开发旅游配套项目,禁止建设房地产及产权式酒店、SOHO公寓等类住宅项目,并专门提到:


日岛不得保留纯住宅用地,要求企业变住宅产品为经营性产品。


海南的朋友说,日月岛是打着文旅的招牌,但延续的是卖房子的旧套路:


政府不欢迎这种模式。


都两年了,融创文旅集团的总部还在北京呢。


最近一段时间,还有消息说有央企要把免税店设在海花岛。那又怎样,在公布的督察整改方案中,海花岛同样没有逃脱。


从韩锡定到孙宏斌,以及曾重兵杀向这里的中弘王永红、富力的李思廉,海南用千钧雷霆的手段教育他们,这些年,他们都赌错了。


今年3月份的时候,海南发布的一份文件为未来的房地产市场指明了方向,其中提出了一个创新性词汇——安居型商品住房。这种新型住房的各个环节,都被限定条件了。其中有句话很关键:


采取政府主导、市场化运作方式建设。


子姨问了海南的开发商,海南的政策对他们有啥影响,对方沉思了一下,回应说:


各个项目在有序降价中。


问他们大力建设自贸港的背景下,开发商还能做点啥。他们想了想,说还可以盖商用物业、产业园。


很长一段时间里,开发商充当了海南建设的急先锋,接下来的日子里,他们要适应一种新的身份了——城市配套服务商。这个词汇,想来想去,比较准确的翻译是:


城市打工仔。


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在国务院海南自贸港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要严格控制房地产,海南的房地产不是外面想要多少就建设多少,不能成为房地产的加工厂。 


书记语气挺重,房地产的加工厂贬义十足,前面放不能两字,体现了决心与誓言。 


诚然,不是外面想要多少就建设多少,这话很值得商榷,外面是指海南之外的中国各省么,还是指非本省的购房者,抑或是大大小小开发商? 


如果想在海南建设多少房地产就能建设多少的话,那当地政府是管不了还是没管好? 


土地资源是政府手上出让的,每个项目都是由政府审批的,谁有天大的能耐,谁想要多少就建设多少? 


海南房地产,没有出现过无政府主义状态吧。 


海南迎来历史机遇期,这次要上大招儿,要上自由贸易港了,国家级的大战略。 


房地产这个原来的海南大美女,更加不受待见了,新人笑时有谁听到旧人哭? 


说房地产是海南第一美人,海南上上下下估计不愿意面对,更不好意思去承认。但自打1988年建省以来,房地产的她就一直就看上去很美,中间有波折,有过一段时期的烂尾,但尾巴烂了,脸蛋一直很好看,而海南的美好时光,就是努力把美女尾巴补齐了,可以摇头摆尾地走出来,顾盼生姿,情意绵绵,心醉神迷。 


再忆及,王功权、冯仑、易小迪等万通六君子时代,在海南房地产挖得第一桶金,从高点收割出来全身而退,已经是时间很久长的事了。


长期以来,海南房地产对全省举足轻重,无论投资还是税收都占到50%左右 


海南去地产化进程,被称作壮士断腕,从2015年暂停批地、暂停批建的双暂停,到2018年全省全域限购政策的实施,在中国绝无仅有。 


全国各地,房地产调控因城施策;海南一省,因省施策,一刀切,多么大的刀向自己砍去,砍得血肉模糊,对自己狠得不是一般二般。 


全岛开发商手中已有的几十万亩开发土地何去何从? 


全岛2万家开发商是生是死? 


壮士断腕,是舍小保大,丢卒保帅,青山在,人未老,继续干。海南想舍去的,是经济总量的大半,这些年虽然不断下降其占比,由2017年的46%2018年的35%2019年的25%,房地产销售腰斩还要拐个弯儿,但即便如此,海南对房地产依赖程度,在全国31个省会城市中仍居首位。 


断的不是腕,是四肢,是躯干。 


壮士,海南与兄弟省市比比何谈壮士?拿财经评论家的叶檀女士的话来说:海南与深圳、上海之间,隔着18条鸿沟


GDP论,1个上海顶7个海南,1个深圳或香港顶5个海南。海南GDP总量排名一直在全国倒数5名之内。 


房地产风萧萧兮海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? 


壮士原来并不壮实,这下房地产被大卸八块,在海风袭袭中站得还算稳吗? 


海南全省对自贸港的期待,五指山不是华山也只剩下这一条路了吧?先自绝退路,背水一战,再杀出一道生机。 


自贸港,以港兴省,以贸兴省,向世界开放,向世界打开中国的大门。 


但房地产未来一定在其中扮演角色,产业的聚焦与发展,鸟儿就会竞相飞海南,就会有住房的各种需求。 


海南在向世界打开大门的同时,怎能又向国人关闭一扇扇门窗呢? 


只要房住不炒,只要守护海南的绿水青山,特地要向海南书记刘赐贵书记进言:不会谁想建多少房地产就建多少房地产,您说建多少我们都建多少,可以吗? 


海南不是壮士断腕,是期盼凤凰涅槃

最新资讯
  • 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鑫世界F栋2807室
  • 邮箱:471550118@qq.com
  • Copyright © 2019 云南云联旅居科技有限公司 滇ICP备19007063号
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查看详情!